別浪費一場危機,明天過後的投資策略

當地球停止轉動:新冠肺炎凍結全球經濟

回顧今年二月前,央行態度寬鬆、美中貿易戰暫歇、庫存回補及低基期因素讓各主要經濟體領先指標好轉,全球景氣展望樂觀,風險性資產無論股債多呈現上漲。然而,黑天鵝總在意想不到的時候襲來,當經濟基本面及政策面看似無虞的背景中,人力無法控制的新冠肺炎病毒迅速由亞洲蔓延至歐美,直到現在也尚未看到疫情好轉的跡象出現。

面對前所未見的危機,市場全面下殺,在「現金為王」的驅動下,各類資產無論品質優劣都遭逢賣壓;美股以史上最快的速度進入熊市(僅花了21天),而疫情蔓延同樣導致信用債市,油價暴跌更讓能源相關債券違約風險上升大幅走低。恐慌性賣壓之下出現流動性稀缺,即便高品質債券亦難以倖免,所幸聯準會即刻出手,不計代價的推出無限量化寬鬆及諸多救市政策,讓債券市場的交易狀況出現初步回穩跡象。然而,市場信心是否能繼續回復? 疫情對實體經濟乃至於企業財報的衝擊有多巨大? 這些問題的答案仍端視疫情何時顯露止穩曙光才能分曉。

別浪費一場危機:明天過後,如何投資?

回顧歷史,熊市的發生原因大致可分為三種,結構失衡、景氣循環或事件引發;本次新冠肺炎明顯屬於由突發事件引發。以美股為例,結構性熊市下跌較深、回復時間最長,而事件引發熊市相對而言修正深度較淺,回復時間亦最快。當然,疫情的發展沒有人能準確預測,未來一段時間市場仍將持續高波動;在這樣的環境中,凱基投信認為仍應採取均衡的資產配置方式,聚焦三個投資方向 – 追求穩定、鎖定收益、尋找機會,沉著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雖然先前市場因流動性問題導致安全資產如公債、投資等級債失去避險效果,然聯準會出手後此狀況已逐漸改善。我們認為,當流動性風險緩解後,資金將由「尋求流動性」轉為「尋求品質」,而相對高評等的債券亦可望率先止穩,並成為兼顧收益及平衡其他風險性資產波動的良好標的。因此,投資等級債將是目前投資組合裡不可或缺的核心資產

相對投資等級債,高收益債發行公司的體質較差、違約風險較高,而目前市場也已經反映了未來違約率攀升的預期 – 高收益債指數信用利差大幅擴大,且殖利率一度來到10%以上,為金融海嘯後最高。的確,經濟活動暫停將導致許多高收益公司出現倒閉;然若疫情出現轉機,經濟活動回復,目前的殖利率水準而言對於長線投資人已十分具有吸引力。因此若能忍受短期波動、採取分批、分散並主動篩選避開可能出現較大違約的產業的方式進行投資,長期報酬率可望獲得回報。

股市部分,由於本次修正速度已是前所未見,而投資人恐慌情緒指標VIX指數亦來到史上最高,意味著即便疫情確實嚴重,但短線市場的超賣現象也是事實。在市場極度恐慌的情緒下,因恐懼殺出絕非最佳策略,劇烈的下跌與反彈往往相伴左右,若錯過這些反彈,對長期績效將產生巨大影響。要預估市場何時落底是不可能的,但若放眼長期,當市場逐步消化利空消息後波動下降,不啻為逐步建立投資部位的良機

如同英國二戰名首相邱吉爾所言:「不要浪費一場危機。」或許疫情最糟的狀況還沒出現,但可以確定的是全球政府、央行都採取前所未見的一致立場試圖力挽狂瀾。對嚴守紀律、放眼長期的投資人而言,當風暴過去,這或許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投資良機。畢竟,巴菲特活了近90歲,也只比我們多數人多看到一次熔斷,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