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FOMO,重啟高收益債!

隨著新增確診病例下滑,各國政府陸續解除封城令,重啟因疫情而幾乎停滯的經濟活動。

疫情過後,除了期待生活回歸正軌,長久以來深受國人喜愛的高收益債券,接下來該如何面對、或有什麼方法,能解封因油價變動進而引發市場擔憂違約風險,導致投資人對高收益債券投資產生錯失恐懼症(Fear of Missing Out)呢?

債市止穩,但市場對高收益債仍存疑慮…

為了挽救債券市場的流動性危機,聯準會推出了不計代價的救市政策,除了加碼到無上限的量化寬鬆(QE)之外,更推出了史無前例的公司債券購買計劃;其中包含直接購入投資等級公司債及ETF,甚至連受到疫情牽連而遭降評至高收益等級的公司債亦納入購債範圍。

如此積極的手段,對穩定市場情緒產生極大的效果,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之利差迅速由3/23近年高點的373基本點下滑至4月底的202基本點;而美國高收益債指數的利差同樣從3/23高點的1,100基本點下降至4月底的902基本點。然而,這樣的利差水準仍遠高於過去10年平均,顯示投資人對於信用債券的看法仍相對保守。

雖然信評較高的美國投資級公司債指數今年以來的總報酬已轉為正值,但美國高收益債指數今年以來跌幅仍接近11% (截至5/15),為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差的表現。

統計今年第一季臺灣整體境外基金市場中整體債券基金規模,銳減新臺幣3,860億元,其中高達新臺幣2,186億元來自於臺灣投資人最愛的高收益債券的規模減損。

發掘高收益債中的高品質標的

投資人對目前高收益債市最大的擔憂仍來自於投資債券最大的風險 – 違約。在經濟活動不知何時才能回復正軌(甚至可能永遠回不去)的背景下,以美國高收益債市為例,相對違約風險最高的CCC級債券利差仍處在超過1,400基本點的驚人水準(5/15),而這樣的債券佔美國高收益債指數的權重高達近12%,自然構成讓投資人卻步的最大原因。

解封高收益債券錯失恐懼症,或許可以加入近年來投資熱度持續加溫的ESG概念(環境、社會及公司治理分析),在傳統的財務分析投資高收益的基礎架構下,增加另一個觀點和角度,達到降低持有違約風險高的公司,以及發掘價格錯置投資機會。

後疫情世代,全球央行救市政策再度為市場注入了前所未見的流動性,幾乎確定低利時代還會更低、持續更久。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中,「追求收益」的需求不僅是主動的選擇,更是被動的必須。而正因如此,具備ESG分析對於資訊公布相對較不透明的高收益公司債,能夠幫助投資人在獲取債息的同時,兼顧相對高品質的投資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