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出擊,還是被動等待

這波疫情影響了全球經濟,除了美國聯準會6月利率政策會議中明確表示,將維持當前利率直至2022年底,其他國家也陸續跟進,低利環境將持續一段時間,且短期很難改變。

正因為防疫封城,市場消費力道明顯銳減,讓維持一段長時間低違約率的高收益債券,在能源和零售等財報陸續出現警訊,令人不免擔憂,違約率上升對手中高收益債券投資表現的影響性。

凱基投信研究分析顯示,過往高收益債券違約率攀升的年份,高收益債券的表現未必變差,舉2008年金融海嘯為例,高收益債券違約率在2009年才開始攀升,但同期間市場亦出現反彈,統計彭博巴克萊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計算2009年當年度的高收益債券年度報酬高達57.7%。另外,2015年能源危機,高收益債券違約率到2016年才開始攀升,彭博巴克萊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在2016年的年度報酬亦達15.6%。

魚通常會趁水濁時逃逸,一旦水是清澈的,魚在水中就不容易輕舉妄動。

混沌不明的經濟環境,除了國內產業龍頭大老經濟學家所說的字句箴言「審慎以對」外,關注企業透明度的ESG投資策略,或許是投資人布局高收益債券,在追求高收益率基礎上,進一步追求高品質的收益的方法之一。換句話說,就傳統的信用分析架構下,搭配ESG因子分析,有助於挑選商業模式健全、資本結構良好,而且財務體質相對健全的高品質債券標的,對高收益債券的長期投資表現,將有正面的幫助。

承平時期,無論公司體質好壞,企業在資本市場獲得資金相對容易,但在疫情影響全球商業環境的背景下,雖然市場資金充沛,美國聯準會的直接購買公司債政策,也有一定要限制與要求,而非一視同仁胡亂購買。因此,如何謹慎選擇體質較佳的公司債,在後疫情時代,儼然成為必要的投資課題。